您的位置: 松江信息网 > 游戏

剑绝九天 第九百四十六章 敛息潜行

发布时间:2019-09-24 15:50:49

剑绝九天 第九百四十六章 敛息潜行

如果刚刚萧宁躲避了天邪的搜捕,这时候应该会选择逃出云梦沼泽。请大家品因为这是绝佳的时机,所以天邪这般返回,很有可能追上萧宁。

只要被他锁定萧宁的身影,萧宁就算上天遁地也逃不掉天邪的追捕。

只是天邪离开云梦沼泽之后,却并没有发现萧宁的身影。

随后他降落在云梦沼泽之外的一片空地之上,在那空地之上安插了一枚细细长长的棍状物。

那棍状物顶部镶嵌着一个紫色的晶石,在那晶石之中却有真元在闪烁。

这东西是一枚简易的记录石,天邪在进入云梦沼泽前就插在了这里。

如果萧宁真的离开了云梦沼泽,在这晶石之中就会有记录。

天邪查探了一会儿,并没有在里面发现萧宁的身影,脸上流露出一丝狞笑之色。

“狡猾的小子,还藏在云梦沼泽中!”

这时候天邪却不急于进入沼泽中寻找萧宁了,而是等着巫占河的到来。

巫占河在云梦沼泽中潜伏了这么多年,在修界里恐怕没有人比他更为了解云梦沼泽了。

此前天邪就已经燃烧了传音符,通知了巫占河,所以他并没有等多久,不远处骤然出现几十道遁光,朝着天邪这边直射而来。

为首的一道遁光的速度最快,那人正是巫占河无疑。

巫占河降临之后只是朝着天邪点点头,而其他二十多人则朝着天邪恭敬的拱手,喊道:“见过教主。”

天邪颔首点头,随即对巫占河说道:“占河,萧宁带着付家的那位女子进了云梦沼泽中,你可有法子将他找出来?”

巫占河的脸上浮现出自信的笑容,嘿嘿一笑,道:“这云梦沼泽每一块区域我都熟悉无比,只要那小子还在云梦沼泽之中,就必然没有藏身之处。天邪,你且跟我来。”

随即巫占河又回头对那些带来的暗金剑客说道:“还有你们,按照我规划的区域搜查。这云梦沼泽说起来是大,在其中找个人如同大海捞针一般困难。其实不然,因为每个区域之中都有不同种类的凶兽,那萧宁一旦通过这些区域必然会惹了那些凶兽,只要发生战斗,我就能够感知到他所在的位置。”

听到巫占河的语气,天邪的额头不经意的皱了皱。

他曾经让巫占河也称呼自己为教主,这巫占河只是当面应承了,可是依旧会直呼自己的全名,这说明巫占河其实根本不认同他的身份。

他们两人能够合作在一起,共谋大计,完全是因为目标一致。但是同为剑主巅峰的强者,双方其实谁也不服谁。

要不是邪魔这边的实力更强大一些

剑绝九天  第九百四十六章 敛息潜行

,而且巫占河似乎打着隐忍的念头,双方联合的势力也不会那么轻易被天邪占据主导地位。

“也罢,等我的天魔合欢大阵成功之后,再来压制你不迟。到了那时候若是你还不听话,就不要怪我翻脸无情了。”天邪心中淡淡的想着。

邪魔一方的实力虽然比夜神会大些,但就算不考虑那些正道势力,双方正面冲突起来,邪魔一方也很难取得绝对的胜利。

毕竟夜神会在南方修界潜伏多年,势力根深蒂固,拥有庞大的情报络,如果跟邪魔打游击战的话,谁胜谁负还犹未可知。

最为重要的是,天邪不仅要利用夜神会的情报系统,更需要联合他们一起对抗正道势力,短时间内还不适合内讧。

天邪这么想,巫占河心中何尝没有想法?

天邪教能够顺利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主要还是巫占河的夜神会功劳,天邪不过是实力强大,被他推在明面上来镇场子的而已。

说难听一点,在巫占河眼中,天邪不过就是他推出来的一具傀儡,让他称呼天邪为教主,门都没有。

这次巫占河为何如此积极?

萧宁还在其次,但那个付水笙必须得死,巫占河同样也不希望付水笙落在天邪手中。

一旦天邪的天魔合欢大阵摆成之后,他巫占河的下场也好不了多少。

最好的命运也不过是彻彻底底沦为天邪的附庸,倘若天邪稍微心狠一点,他恐怕就是天邪突破之后第一个要杀的人。

两人貌合神离,不过这般配合起来,的确是南方修界里最强大的一股势力,甚至是整个大修界最强大的一股势力。

在巫占河的吩咐之下,众人都进入了云梦沼泽,彼此之间用传音符进行沟通。

巫占河是极为熟悉云梦沼泽,这云梦沼泽面积广博,其中最深处就连天邪也没进去过。

或者说古往今来也只有巫占河在其中生活过,对云梦沼泽的每一片区域都十分熟稔。

而当巫占河进入云梦沼泽后,骤然从他的身上散发出一道道惨绿色的毒雾,这些毒雾释放出来就在大雾之中迅速的蔓延。

他则缓缓漂浮在半空之中,闭着双目似乎在沟通着什么。

因为是步行,萧宁和付水笙两人前进的速度并不快,这么久才走了大约不到上十里路。

沼泽地何其难走,到处是淤泥和水洼,付水笙一路之上受尽了苦楚。

好在她的实力也是不俗,在经过一段时间的不适应之后,现在已经慢慢适应下来。

虽然全身乌七八黑的,依旧让她时不时皱起了好看的眉头,心里也感到有些恶心,但还是强行忍了下来。

付水笙的变化自然没有逃过萧宁的眼睛,一开始萧宁确实对付水笙有些失望,不过到了后来,渐渐倒是生出一丝欣赏之色。

之前他只以为付水笙是娇生惯养,没想到只是没经验而已。

不过说起来,付水笙的反应也只能勉强算是及格而已,比起熏的话,那实在是差得太远了。

熏的地位比起这个付家大小姐,不知道要高了几千倍几万倍。

熏在上界之中,也是巅峰中的王者,可以说是天生高贵,能够站在生命的最高层次,俯视众生。

可是当她了解到自己的处境之后,迅速确定了自己的位置,非常果断,几乎没有丝毫犹豫,将所有的希望都押在了萧宁身上。

而付水笙虽然也知道自己的处境,却依旧带有一点儿大小姐脾气,说直白点就是任性。

很显然,她一直苦等着萧宁,不愿意**于其他男人这点,确实让萧宁很是感动。

不过若是萧宁无法在这段时间内赶回修界呢?

从理性方面来考虑,付水笙这样的行为显然是不可取的。

而且在来到这片沼泽地之后,还时时一惊一乍的,这其中有着经验不足的原因,也同样是因为平日里在付家被宠坏了,性格一点都不沉稳。

当两人越过一片低矮的草丛之后,前方则是一大片绵延不断的泽地。

这泽地并不深,泽地中的水则直没腰间而已,只是两人不敢动用真元飞行,只能够从这泽地中趟过去了。

“这没毒吧?”付水笙看了一眼萧宁后问道。

萧宁迈入泽地之中,点点头,道:“没有。”

那付水笙脸上这才流露出一丝喜色,至少她现在可以好好洗一洗了。

两人在泽地之中慢慢的趟过去,而付水笙一边走,一边利用这清水洗涤自己的身上的污垢,将她那身衣服洗白之后,衣服浑身紧贴在她身上,直接勾勒出她那窈窕的腰线和傲然挺立的双峰。

就在付水笙刚刚清洁干净,不远处的水面之中忽然产生一道道波纹。

那些波纹划开平静的水面,静悄悄地朝萧宁和付水笙两人而来。

在那波纹之下,却是一条条布满灰色鳞片的鳄鱼。

这种鳄鱼的全名叫做细鳞橘牙鳄,这种鳄鱼的皮可以用来制作坚韧的防具,不过却并没有太多剑客愿意猎杀这种橘牙鳄。

原因便是这橘牙鳄的实力太过于凶悍,而且防御力惊人,就算是一般的黄金剑客都难以猎杀。

就算耗费大力气之后,将这橘牙鳄猎杀后,所得的回报却仅仅只是一张鳄鱼皮而已,剑源石或剑魂石根本不值钱,没人会凝炼这种生物。

投入和产出不成比例,自然没有剑客会打这鳄鱼的主意。

而这片泽地之中,则足足有上百只橘牙鳄朝着萧宁这边悄然靠近。

萧宁不仅将真元收敛起来,甚至连感知也不敢外露,一时间竟然没有发现这些橘牙鳄的存在。

他与付水笙都在淌水前进,而那些淡淡的水波纹却越来越近。

“哗啦!”

当一条橘牙鳄靠近后方的付水笙后,骤然张开了血盆大嘴,朝着付水笙一口咬过来。

这橘牙鳄十分擅长伪装,倘若不细看的话,宛若漂浮在水中的一根朽木而已,但一旦动起来,速度却丝毫不慢。

听到后方传来水响声,付水笙骤然回头,迎面却是看到一张血盆大嘴,一时间竟然呆住了。

这橘牙鳄的上颚和下颚上生长着两排橘红色的牙齿,就算是生铁被它咬上一口,也要凹陷出一片牙印。

其实一般黄金以上实力的剑客,并不畏惧这橘牙鳄。

付水笙虽然拥有白金巅峰的修为,但是她的历练经验很少,反应自然也就慢了半拍。

而这橘牙鳄发动的时机恰到好处,速度又极快,等付水笙反应过来的时候,再想闪避已经很困难了。

这时候萧宁的身影骤然一闪,整个人在水面之上轻轻一点,直接弹跳过去,一脚踩在了那橘牙鳄的下颚上。

这只橘牙鳄的上颚仿佛一张布满钉子的门板,朝着萧宁盖下来,势必要将嘴中的这人咬碎。

萧宁直接使用**力量,一拳朝着那上颚砸下去。

“嘎嘣!”

萧宁这一拳,直接将这条鳄鱼的嘴撕裂。

鲜红色的血液顿时浸染了清澈的水面,那橘牙鳄疼的不住的在水面上翻滚,溅射出道道浪花。

大庆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龙岩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陕西好的妇科医院
临沂爱尔眼科医院得花多少钱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看病价格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