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松江信息网 > 游戏

丹枫走进丈夫第二个家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6:57:50

赵玫平稳地将车子停到楼下。赵玫没有立即下车,而是摇下车窗仰脸看了看这个华丽的楼,然后又摇上了车窗。赵玫是第一次来这个小区,在赵玫的意识里也从未有过这个小区,这也就增加了这个小区对赵玫的神秘感。赵玫能来这个小区全是因为一个叫叶子的女人。这个叫叶子的女人就住在这栋楼里。赵玫已经暗暗地追踪这个叫叶子的女人好久了,现在终于弄清楚她就住在这个小区的这栋楼上。赵玫不仅弄清了这个叫叶子的女人就住在这个小区这个楼上,甚至都弄清了她住在了几楼几单元几号房间里。赵玫并不认识这个叫叶子的女人,当然这个叫叶子的女人也可能同样不认识她。赵玫同这个女人也同样没什么关系,但因为某种原因又确实让她们之间有了某种关系。赵玫弄不明白这应该是什么关系。这也很让赵玫感到尴尬,当然还有一种愤概。当然,也正是因为这个叫叶子的女人出现使赵玫感觉到一种作为女人的莫大耻辱。  赵玫下了车子,走进楼,打开了电梯,很淡定的样子,丝毫让人看不出有什么异样。赵玫找到了那个叫叶子的女人的房间号。赵玫用两根手指轻轻叩了几下门。门里便响起了脚步声。赵玫听得到那应该是一个女人才能发出的脚步声,很轻柔的样子。女人在门前好像迟疑了一下才缓缓地打开门。于是一个俊俏的面孔便出现在赵玫的眼前。赵玫看着眼前这个比自己要年轻上十好几岁的而又比自己的女儿大不了几岁的女人。赵玫觉得这个叫叶子的女人确实有那么几分姿色,小鸟依人的可爱。赵玫的脸上挤出一种让眼前的这个女人看不出什么异样的笑容,说,您好!女人也随口应了一声,然后用狐疑的目光打量着眼前的赵玫。像是要从赵玫的身上捕捉到什么东西似的。可是她看到的只是一种淡定。好像这让她显得很失望,很无奈,只好淡淡地问赵玫,请问你您找谁?赵玫微笑着,一双眸子里还充满了女人的柔情,这也让眼前这个名叫叶子的女人放松了戒备。赵玫说,我来找你。叫叶子的女人很是吃了一惊。这个叫叶子的女人弄不明白,她并不认识眼前的赵玫,当然她也不明白她怎么会来找她。这个叫叶子的女人狐疑地说,可我并不认识你。赵玫说,可我认识你,同时还知道你的名字叫叶子,我也住在这个小区里,我们应该是经常见面的,也许你不曾注意我罢了。赵玫撒了一个谎。赵玫自信自己这个谎撒得很圆满。赵玫在来时就已经做了精心准备,她知道这个叫叶子的女人一定会问她这个问题。是吗?这个叫叶子的女人随口答道。只是眼睛仍在不住地打量眼前这个仍旧笑眯眯的赵玫,眼睛自然也充满了疑问,也许大脑正在努力思索自己是否曾经见过这个要比自己大上十好多岁的女人。然而,赵玫并没有给这个叫叶子的女人太多的思索时间,说,不欢迎吗?虽说我们还不曾真正相识,可时间久了我们就真正认识了,并且我想你还一定会喜欢上我的。女人的脸上浮现一丝的笑。赵玫觉得这个叫叶子的女人笑得很好,就像一朵花让人动情。赵玫想这也难怪那个男人会喜欢上这个叫叶子的女人。漂亮的女人总是招花引蝶的尤物。这个叫叶子的女人说,那你就进来吧。然后她就侧了一下身子让赵玫走进了房间。  赵玫走进这个叫叶子的女人的房间。尽管赵玫表面还显示着几分的淡定,但内心却还是充满着一种忐忑和纠结。赵玫弄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鬼使神差地来见这个叫叶子的女人,想证明一切,并且还假惺惺地表现出一种友善。这个叫叶子的女人客气地对赵玫说,您坐,您坐。赵玫谦让了两句就坐下。沙发很柔软,很舒适。沙发也用它的柔软、舒适向赵玫述说着它高贵的身份。叫叶子的女人对赵玫说,您是喝龙井,还是碧螺春?赵玫谦让说,谢谢,我不渴,什么都不想喝。但这个叫叶子的女人还是微笑着给赵玫沏上了一杯茶。  赵玫接过了茶杯,很随意地向杯里扫视了一下。便知道这个叫叶子的女人泡上的是一杯碧螺春。赵玫是不大喜欢喝碧螺春的,但又之所以能够一下子认出是碧螺春,是因为自己的丈夫喜欢饮用这种茶,在过去丈夫一回家,赵玫都会给他捧上一杯碧螺春,而这些年丈夫因为太忙不常回家,赵玫也不用时时给他捧上一杯碧螺春了,但在潜意识里却记下了这种茶在杯子里的摸样、形状。也就在这个叫叶子的女人给赵玫沏茶之际,赵玫环视了一下房间,房子不算太大,虽比不上自家的宽敞,但装修得倒也典型,给人一种心旷神怡、舒畅的感觉,这一点倒很符合丈夫的口味。赵玫暗想。  你们家真漂亮。赵玫对这个叫叶子的女人说。就像您一样漂亮。赵玫接着又恭维了女人一句。这个叫叶子女人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您过奖,您过奖,我漂亮什么,丑死了。其实您也很漂亮的,是不是大姐?赵玫轻轻地笑了两下说,我漂亮什么,都半老徐娘了。这个叫叶子的女人在赵玫的对面坐了下来,含蓄地笑着对赵玫说,您老什么,一点都不老,很光彩照人,我都羡慕死了,若是我到了你这个年龄怕是丑得就像老太婆了。这个叫叶子的女人也用恭维的口气对赵玫说。这使赵玫的心里砰然一动,觉得眼前这个叫叶子的女人还是颇有一点心机,远不像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单纯。您的先生呢?怎么,不在家。赵玫转移了话题。其实她是知道那个男人此时是不会在这里的,但他之所以这样问,完全是想引发这个叫叶子的女人的错觉。他不在家,上班去了。这个叫叶子的女人说。你的先生一定也很忙吧?赵玫说,忙,回家也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弄得家里就像个宾馆,想起来回来住上一宿,想不起来三天两天不招一次家。这个叫叶子的女人的脸上也浮现出一样无可奈何的情绪。男人嘛,不都是在为事业奔波。不回家是常有的事。只要不要在外面包小养三给咱们当女人的也弄个“绿帽子”戴戴就行。赵玫说完这话去看眼前的女人。女人冲赵玫笑了笑,不过赵玫还是看出了那张俊俏的面孔抽动了一下,赵玫的心里暗暗的笑了一下。赵玫说;“我的先生也不在回家,所以,我就想找个朋友坐坐,说个话什么的。”这个叫叶子的女人诡异地看着赵玫,一时没有说话,只是笑笑应付了一下,然后才又说:“大姐,您叫什么名字?”赵玫知道这个叫叶子女人已经上钩,她需要的就是这种效果。梅子,梅花的梅,孔子的子,你看,我俩是不是很有缘。你叫叶子,我叫梅子,外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是亲姐妹呢。赵玫说。那倒也是,看来我们真是有缘。这个叫叶子的女人也说,脸上也浮现出一种友好的笑意。赵玫也在自己的脸上勉强挤出了一丝的笑意。我比你大许多岁,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你就叫我大姐好了,当然,叫梅子也行。赵玫说。那怎么行,我还是叫你大姐好了。这个叫叶子的女人说。赵玫的脸上洋溢着笑容说,好吧,这样我又多了一个妹妹。这个叫叶子的女人也就笑了起来。这个叫叶子的女人端来一盘苹果,苹果鲜亮鲜亮的,散发着幽幽的红光。我给你削个苹果吧,大姐。这个叫叶子的女人亲昵地说。而赵玫的心里却突然有了一种肉麻的感觉,浑身上下也顿时有了一种鸡皮疙瘩一样的东西,从身上的角角落落冒出来了。赵玫心里冷冷发笑。赵玫心里说,妈的,你这骚女人,你这个狐狸精,你这个臭不要脸的,你知道我是谁吗?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到你这里来吗?大姐,狗屁大姐,我才不想成为你的大姐,我也不希望你会成为我的什么妹妹,正是因为有你这个骚女人,才让我感到堵心,才让我感到纠结,才让我感到恶心!尽管赵玫内心有了这样一种愤恨,但在表面还是表现出一种十分淡定和轻松。她不希望眼前这个叫叶子的女人看出什么破绽。尽管这个谜早晚会被揭开,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那个叫叶子的女人垂着头给赵玫削着苹果,苹果随着这个叫叶子的女人的转动而转动,锋利的刀子把苹果的皮一点点削下来,自然的向地面垂着。赵玫先是把目光落在那双手上,然后又落到刀子上。刀子很亮,自然也很锋利。赵玫想,这把刀子要是削到一个人的身上一定很痛,要是扎到一个人的心窝一定会让他立刻毙命。刀子真是个好东西,天知道是谁发明了这样既能给人们带来方便,又能让人毙命的玩意儿。要这把刀子插进这个叫叶子的的女人的心窝,那个男人也许一定会悲伤至极!可是赵玫不会这么愚蠢,刀子能毙他人的性命,当然也能毙自己的性命。赵玫的目光从刀上移开了,她不能不移开,她怕自己克制不住,真的会有那种冲动。当然事情的一切并非是完全因为这个可恶的女人。赵玫把目光移到了这个叫叶子的女人的手上,女人的手指细长,就像玉刻出的像玉笋那么细嫩。女人的肚子也扁扁的一点也看不出生育过孩子的样子,不像自己,已是满身的赘肉,就是眼睛下面也出现了两个大大的眼袋,女人就这样,挡不住岁月时光,也挡不住自身的衰老,这是没办法的事儿。女人老了,这总会让人讨,让人嫌的。尤其是那个同自己走过红地毯的人。像这样的情况作为一个女人一旦落到自己头上,那必然是让自己揪心和烦心的事儿。  那个叫叶子的女人,削好苹果,并将苹果递到赵玫的面前,而手中那把锋利的直让人揪心的刀却没有立刻放下。赵玫只担心这个叫叶子的女人会不会将自己手中的刀突然刺向她。当然,赵玫也知道自己的这种担心完全是多余的。她不可能刺向自己,她没有这个理由,也没有这个胆量。她只知道她叫梅子,却不知道她叫赵玫。也许她完全想不到在自己眼前坐着的就会是赵玫,一旦知道她就是赵玫,这个叫叶子的女人还会亲热地叫她大姐吗?还会心平气和地给她削苹果吗?  赵玫谦让了一会儿,两个人就把苹果分吃了。赵玫可笑自己怎么会同这个女人分吃一个苹果,分享是一种快乐,可在现实世界里有些事是不能分享的,分享了只能会让人感到堵心,感到揪心,感觉到一种痛苦。而事实上这个叫叶子的女人却在现实生活里在同自己分享着一样东西。  门轻轻地响了两下,女人欣喜地立即从沙发上弹跳起来,说,肯定是我老公回来了。赵玫的心也随着揪了一下,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赵玫心想,自己有什么好怕,自己又没有做什么亏心的事,自己应该理直气壮才对,门打开了,可是门口出现的是一个赵玫和那个叫叶子的女人都不认识的人。这个叫叶子的女人淡淡地问来人,你找谁?来人的脸上立即堆满了笑容。说,您好,我是保险公司的。这个叫叶子的女人立即冷冷地说,对不起,我不买保险。来人仍不依不饶地说,您可能对我们保险公司有误解,最近我们公司又推出了一个新业务,是不是容我……这个叫叶子的女人不耐烦了,赵玫也起身帮助这个叫叶子的女人逐走了那个来推销保险的人。这个叫叶子的女人嘟哝道,整天不是来人推销保险,就是敲门卖化妆品,真烦人。赵玫也笑着附和说,什么保险公司,完全是骗钱公司,它能保什么?除了会干一些亡羊补牢、事后诸葛亮的事,别的还能干什么。保人命不受伤害,保家庭不被拆散,保仕途有所进步。它保得了吗?真要是出了险,比割他们的肉还难受,你说是不是?这个叫叶子的女人也随赵玫抱怨了一番,说了一些牢骚话,就像遇到了知音。刚才还心存的一些戒备现在荡然无存了。而赵玫需要的就是这种效果。赵玫觉得那个卖保险的来的真是时候,她来找叫叶子的女人在某些程度上不就是想证明一切吗?而也只有接近这个叫叶子的女人,她才能证明一切,至于证明之后又该怎么办,她赵玫还没有想好,而现在她需要的只是证明,证明一切,证明那个事实。  赵玫向这个叫叶子的女人提议:参观一下她的卧室。赵玫之所以这样提议,其目的就想从卧室里探明一切。赵玫在说出这个提议后,便用眼睛打量这个就叶子的女人,没想到这个女人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赵玫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取得了这个叫叶子的女人的信任。赵玫觉得这个叫叶子的女人还是有一些单纯,也许是这个女人一个人长期独守家中难得会有一个人到家做客的缘故,还或许想借此向别人显摆一下自己家的华贵,所以这个叫叶子的女人就这么愉快地答应。赵玫跟着这个叫叶子的女人走进了她的卧室。走进卧室的赵玫目光就定格到墙上的一幅照片上。照片上是这个叫叶子的女人和她的老公还有他们的孩子。照片上的男人赵玫很熟悉,并且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赵玫看着照片上的男人时心潮起伏起来,呼吸也有些急促了,周身的血液也沸腾了起来。照片证明了一切,一切也就是事实。没想到这个男人真的在外面又养了一个女人,并且还同这个女人生下了一个孩子。这个叫叶子的女人似乎没有察觉到赵玫的变化,仍甜甜地说,是我的老公和我们的孩子。赵玫的嘴角翘动了一下,想表现出一种淡定,冲着女人笑一下,可最终没有笑出来。赵玫说,你真幸福。赵玫觉得自己这句话说得有点酸有点虚伪。而这个叫叶子的女人仍甜甜地笑,洋溢着幸福和愉悦。你们的孩子几岁了?赵玫问这个叫叶子的女人。这个女人说,已经5岁了,正在上学前班,赵玫的心里动了一下,赵玫觉得自己真是笨,笨得就像一头猪,都这么久了怎么自己竟然没有丝毫的察觉。你们是怎么认识的?赵玫问这个叫叶子的女人。谁?这个叫叶子的女人也问。你,你的老公。赵玫尽力掩饰着自己,克制着自己。这个叫叶子的女人说,我来城没多久就认识他了。他看我长得漂亮,说要娶我,我起初没答应,嫌他比我大的太多,可是后来我还是答应了,女人嘛,嫁汉嫁汉,穿衣吃饭,总比嫁给一个一贫如洗一文不名的穷小子实惠得多。这个叫叶子的女人说得很平静,一幅心安理得的样子。赵玫看了看一旁的这个女人,心中的怒火又渐渐升腾起来。她的右手轻轻地动了一下,可最终没抬起来。赵玫知道,要是自己的右手抬起来,就有可能落在那个叫叶子的女人脸上。赵玫弄不明白,一切都已证明了,自己怎么还会那么淡定,表现得波澜不惊。赵玫把目光落到了卧室的床上,床很大,也很漂亮,显示着它的高贵身份。赵玫心想,这就是他们的床,他们在这张床上已经睡了好些年,并且在这张床上还有了属于他们的孩子,并且还是个男孩子。 共 7379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前列腺结石的诊断检查
昆明医院专治癫痫
昆明癫痫病医院在哪里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