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松江信息网 > 体育

重生之九尾落 第一百八十九章  谋权篡位

发布时间:2019-09-26 00:02:54

重生之九尾落 第一百八十九章? 谋权篡位

王家的金钟突然鸣起,响了整整二十七声,那是,大丧之音。

待王星辰等人从别院里走出来的时候,原本安静的主院早已跪满了人,一个个深色悲痛,更有甚者直接擦拭着泪滴。这些人无一不是王家家主的亲信,再联想起刚才的大丧之音,这样看来只可能是……

王星辰想到了什么可怕的结果,一把拉起地上的仆从,眼神锐利的说道,“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二少爷?”仆从被一只大力的手拉起,自然心惊,但看清来人的样子之后才终于舒了口气,悲痛的说道,“二少爷你还不知道吗…家主…去世了!”

去世两个字狠狠的戳中王星辰的心脏,虽然原先已有预感,但真正确认之后,心情却是要悲痛沉重的多。双腿一阵不稳,差一点就要跌倒在地,还好一旁的李艳眼疾手快,一把搀扶住他。

却只见他眼神空洞,六神无主的说道,“那个人…怎么会就这样死了呢…那个人怎么会死呢!”

双眼,些许泪滴滑落到地上。原来,纵然嘴上再怎么逞强,但毕竟是血肉相连,心底又怎么真的做得到不在乎呢?那个人,不管怎么说都是他的父亲啊,纵然他没有叫过一次,但这种亲情却无论如何也淡漠不了的。

“这…这怎么可能,家主就算上次受到重创,但那可是从京华带来的丹药,不可能这点功效都没有啊!”陈力脸色铁青,看着王星辰,疑惑的说道。

察觉到其中蹊跷之处,以陈力的机巧,自然没有擅动。但郑清却没有这一份缜密的思维,陈力话音刚落,他就急忙朝主院楼阁冲去。王家家主就是死在那里的,要说起来,一行人中最关切王家家主的也就王星辰和他了。他现在的女朋友,可是王家旁系之女,也是经过王家家主点头许配的,一直以来王家家主都对他算是青睐有加了。

“嘭!”

郑清身体还未接近,就已然被震飞出去,稍微一愣,修为就直接发动,再一次冲了上去。他虽然天生神力、修炼起来进步极快,但修炼的时间毕竟有限,又怎么可能挡得住眼前的阻挡呢?这些人,可是王家的精锐,被称为王家死侍!

但是,据传,王家死侍,只有家主一人可以调动,现在他们这样出手阻拦,又算是什么事

重生之九尾落  第一百八十九章   谋权篡位

眼看死侍的手刀就要袭到郑清胸口,说时迟那时快,姬天胜没有丝毫的犹豫,手掌一挥,就掐在死侍的手臂之上,一用力,径直的将死侍的身躯给抛了出去。

嘭…死侍的身躯砸在一旁的石阶之上,传来一阵阵的痛呼。众人都是一愣,都没料想到在家主的大丧之期,还会有这样的争斗,其他几个死侍更是纷纷聚集过来,手里的刀刃已然出窍,仿佛下一刻就要饮血一般。

至于郑清,大概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竟没有丝毫的退缩之意,更是用力的朝阁楼里走去。姬天胜眼看事情要大条了,含糊不得,袖中的剑锋露了出来,大概这还是他第一次拔剑出鞘吧?守在郑清身边,姬天胜警惕的注视着四周的人群。

看着兄弟们被围困,原本心底愤懑的王星辰这下更是憋了一肚子的火,腿一蹬就把眼前的一个死侍给踢飞。顺手夺过死侍的剑,剑锋直至阁楼方向,只听他冷冷的说道,“我乃王家的少爷…我看谁敢阻我!”

“这…”死侍纷纷一呆,这个人虽然只是个落魄的二少爷,但毕竟也是少爷,不是他们得罪得起的,犹豫良久之后,才听一个死侍低声说道,“但是没有家主的命令…我…我们不能让开!”

“我说,让开!”王星辰剑锋一扬,估摸着马上就要砍上去了,众人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时,倒是一旁的姬天胜抢先一步将他拦住,冷声问道,“家主?你们是什么意思…家主是谁?”

“呵呵,王家家主,自然是我了!”回答姬天胜的,是一道更为冷酷的声音,这道身影从阁楼里走了出来,正是王星辰的哥哥,王碎辰。

从王碎辰刚才的语气了,众人隐隐听得出…不,是已经光明正大的透露出一个消息,他已经成为下一任王家家主了?所有人都捏了一把冷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碎辰,你到底什么意思?我不管别的,你让我进去,我要进去见他!”王星辰眼神冰冷,静静的看着面前的王碎辰,厉声说道。

“呵呵,你算个什么东西….我告诉你,我现在是王家家主…从现在开始,没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踏进去一步…松叔,这事就有你负责了!”王碎辰狠声说道。

松叔,詹松,虽以叔相称,但实则是王碎辰的舅舅…算得上他娘家人了,而詹松在王家地位极高,担任死侍首领,基本上算得上是王家家主最信任之人。

“王碎辰…你到底想干什么…你以为得到一个死侍统领的辅佐,就能在王家耀武扬威?这是王家人的王家,而不是詹家的!”王星辰语气一冷,充斥着一股肃杀之气。

王星辰话音一落,四周的几个副家主纷纷站起身来……比起王星辰,他们确实更喜欢碎辰一些。但王星辰有句话说的不错,这里终究是王家的地盘,而不是詹家的,若是因为詹家插手,而去决定一个家族的继承人,那传出去,他们又有何颜面?

“呵呵…你们想干什么?睁大你们的眼睛瞧瞧!父亲死前可是亲自把家主之位传给我的!”

王碎辰狠声说道,话音一落,手掌一翻,一枚小小的玉珏出现在王星辰手上。瞬间,整个场面都寂静了下来,随即只听得一道道膝盖跪倒在地的声音传来,这枚玉珏在这里所起到的作用可见一斑!

冥王玉!

这是一枚长得和冥王令极其相似的玉珏,但实际上冥王令就是根据这玩意设计制造的。这枚玉珏在王家代表的是最高得权力,祖昭相传,持此玉者,地位和家主比肩。但这枚玉一直都在家主手里,只有在接替家主之位之时才会交接此玉,而它代表的也的确可以算是王家家主了。

扑通,一个副家主跪倒在地,然后恭敬的说道,“家主在上,刚才多有冒犯之意,还望家主海涵!”

不得不说,榜样的作用是巨大的,一个副家主跪下之后,他所带之人更是毕恭毕敬的跪了下去,而紧跟着,一群人也纷纷摸不着头脑的跪拜起来。场面瞬间一发不可收拾,十之八九的人都已然俯首称臣,王碎辰登临家主之位就变成了不可逆转的结果。

其他几个副家主面面相觑,不禁无奈起来。明眼人都能看出这是一个局,冥王玉是怎么得来的,谁都不得而知。至于那群俯首称臣的人有多少是他的托也没人知道,至少那个率先跪下的副家主,一定是他事先安排好的了,这样看来就连老家主的死都变得意味深长了。

但,就算看出来了,又能怎样?这些话却是不能光明正大说出来的,不知不觉间,王碎辰已经控制了王家大半的势力,就算没有冥王玉,这里不也是他说了算吗?几个副家主终于还是无奈的跪了下去。

但是,就算所有人都跪了下去,他王星辰都不能跪。场面上瞬间变得无比尴尬,只有王星辰,陈力一行人还呆呆站在那里,不知道何去何从!

“呵呵!”王碎辰眼睛一扫,轻蔑的看向王星辰的方向,倒也没有指责什么,大抵是因为刚刚继位,他还不愿意招来太多闲言碎语。眼神一凝,肃杀的语气传来,“家主是因为魏玖而死,我已禀明京华方向,要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带人,血洗九义堂!”

“为老家主报仇,血洗九义堂!”

“为老家主报仇,血洗九义堂!”

随着一道道疯狂而嗜血的声音传来,魏玖还不知道,远方,一场无言的灾难正在袭来。而此时,魏玖正沉浸在温柔乡中……

隐天峰上,岳家的某个不知名的小阁楼里。

岳灵幽怨的说道,“你真是个坏人…每一次见我都是在和我道别,你就不能有一次能多陪陪我吗?”

“对不起….”魏玖低着头,不知道怎么去回答,无论再怎么叱咤风云,他都解决不了爱情的难题。

“噗嗤!”岳灵笑了,嗔怒道,“你真是个傻人…我又不是怪你…只是我真的很讨厌这种感觉…真的,每一次都眼睁睁的看着你离开,我们这样算什么?”

魏玖手掌一扬起,轻轻抚摸过岳灵的秀发,然后低声抱歉到,“对不起…真的对不起…灵儿你再给我一点时间好不好?”

“白痴!!!”岳灵这回真的生气了,双手叉腰,怒骂道,“你个大笨蛋,我说了,我要的不是你的道歉,你到底懂不懂?你现在不能和我在一起,我不怪你,我也愿意给你那个时间,但你要记得在这里,永远都有个傻灵儿在等你!”

“你个坏人,你知道吗?在这个家里,没有人事真心对我的,我只有你,爱上你的那一刻,我连我们孩子的名字都想好了…我不要你道歉,不要你自责,我只需要有一天,你可以站在我的面前,带我离开!”岳灵眼神带着淡淡的失落。

廊坊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廊坊治疗白斑病费用
廊坊治疗白斑的医院
廊坊治疗白癫风医院
廊坊治疗白癜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