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松江信息网 > 体育

山西西馬坊鄉黑煤窯緣何屢禁難止0

发布时间:2019-11-08 21:24:34

山西西马坊乡黑煤窑缘何屡禁难止

非法小煤窑掠夺国家资源,破坏生态环境,而且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早为国家所明令禁止然而,近日却多次接到举报,在宁武县西马坊乡,一些黑煤窑主受利益驱使,依然我行我素,白天堵门板,夜晚再生产8月6日和27日,以买煤人身份两次到该乡进行了暗访   黑口子死灰复燃   8月6日上午,沿着坑坑洼洼、破坏严重的乡间公路,我们驱车赶到该 乡馒头山村这里距乡政府不足3公里中午12时,在村里通往窑沟的路上,我们碰到3个头戴矿灯、身穿工作服的煤矿工人得知我们来买煤,工人们说,他们就在附近的一个小煤窑干活,每天两班倒窑上一天能生产四五十吨煤,如果用量大的话,这周围还有五六家小煤窑顺着工人指点的方向,我们来到了窑沟只见长度仅有数百米的山沟里,凌乱地散落着5个窑口,其中4个窑口处都有一二百吨不等的存煤工人们打开挡着窑口的门板钻进去后,一位自称姓王的窑主和我们热情攀谈起来   “我是开洗煤厂的,用量很大,你这煤能不能用”   “肯定能用,我生产3号煤,含硫量0.6—0.8%你去化验就知道了价格才75元”   “你们这种煤窑,时开时停,能保证供煤吗”   “我这上边开着好几家,和我这儿煤质一样的就有两家,肯定能保证供煤”   “那我们自己开个黑口子行不行”“也行我在那边还有一个口子,正停着你去开吧”   “怎么个开法”“买也行,包也行要是包的话,每产一吨给我15元你的生产成本每吨大概22元,打点有关部门每年有三四千元也就够了麻烦事情我给你出面摆平,名义是我开,实际是你开”   姓王的窑主给我们采了煤样,并留下了联系随后,我们又来到张家山一家煤矿听说我们是开洗煤厂的,一名工人说,这儿的煤洗煤厂不能用,夥伙沟村一个姓王的开着一个口子,那儿的煤你们能用在夥伙沟村,一位村民告诉我们:这两天,小煤窑都关了,是乡里让关的,说是要检查你们不用去了   8月27日早晨7时,我们又到距西马坊乡政府仅3公里的小辉窑沟村进行了暗访下了乡间公路不到300米,路旁几间破烂平房外的开阔处,数百吨存煤赫然眼前随行的知情人告诉我们,这是一个黑窑的老板从山里倒出来的,为的是多卖几个钱十几分钟后,我们来到一个“人”字形的山沟里只见一侧坡体的大部分表皮已被“剥”了个精光,裸露出大片原煤整个山沟一片狼藉,满目疮痍山脚下,一台柴油发电机“躺”在地上,两堆湿气还没有散尽的存煤闪着黑亮的光泽,显然是当天生产的顺着抛洒的煤粒前行不到20米,一个高约2.5米,宽约2米的窑口显现出来,一些木板和水泥袋拼凑着挡在前面整个现场,看不见一个人影据知情人透露,早在当日凌晨,窑主们就得到消息,来了,快把窑门堵上   为了搞清这些小煤窑的身份合法与否,8月28日,我们来到忻州市国土资源局翻开厚厚的忻州地区采矿登记台账,在“西马坊乡”一页上,全乡登记注册的煤矿仅有10个,其中,“馒头山联营煤矿”一栏内,醒目地盖着“注销”印章整个登记簿上,找不到小辉窑沟村有任何一个煤矿   西马坊全乡的注册煤矿不足10个,然而,仅在小辉窑沟和馒头山,我们看到的小煤窑就有8个那么,西马坊乡的“煤耗子”究竟有多少呢一位当地人给我们大概列数了分布在各村的黑煤窑在距乡政府仅有几公里的馒头山、夥伙沟、张家山、细腰沟、大辉窑沟、小辉窑沟等村,都有数量不等的黑口子一位姓杨的窑主肯定地告诉我们,光馒头山村就有7家还在生产的黑煤窑   利益蕴于无形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村民给我们讲述了黑口子的整个运作“程序”:黑煤窑开采成本低廉,一般是村民们自己找地方,自己挖口打洞,打到能看见煤层时,所用成本只需2000—4000元不等,如果想出煤的话,还得追加投入7000元左右煤窑一旦出煤,利润会异常丰厚这种小煤窑的经营方式一般有三种,一种是窑主自己经营,一种是转卖或承包给外地人,承包价格在每吨18—35元之间,发生事故,窑主概不负责还有一种是找有钱、有面子的人合伙开采但不管那种方式,都得打点好有关管理部门,疏通好方方面面的关系事实上,围绕着小煤窑,当地已织出一张无形的很多情况下,上边检查的还没到,窑主们就知道了   采访中,一位姓杨的窑主向我们诉苦道:煤窑一开,就有人来捞油水近几年,有黑窑生产的村,遇到唱戏或有其他活动,就会向这些黑窑主以各种形式进行摊派村里如此,乡里和其他部门也一样今年7月初西马坊乡庙会的前几天,乡里干部通知窑主们说,上面要来人清查黑口子,随后便派人用铲车给窑口堵上了土,并要求每个窑主交500元堵口费7月5日,在馒头山村干部的催促下,我交了500元,但没有拿到任何票据一个月后,在一姓王的村民家中,某管理部门的工作人员又向馒头山村各黑窑主收取了500元、2000元、3000元不等的罚款,也没给任何票据   8月28日下午,我们采访了西马坊乡党委书记吕耀东吕解释说,我们已经组织打黑队采取了措施,该炸得炸,该堵得堵现在还在生产的黑口子也就三四家至于向黑口子收钱的事,我不太清楚,可能是乡里打黑队罚的款,但他们罚得也不会太多,就几百块钱吧   西马坊乡究竟有多少黑口子这些黑口子何时才能被真正禁绝本报将继续予以关注

生物谷药业
脉络舒通丸 哪里有卖
生物谷药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