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松江信息网 > 星座

死神修行录 第0033章,动手杀人

发布时间:2019-09-26 03:13:50

死神修行录 第0033章,动手杀人

武者,集天地灵气于一身,通过战斗让自己不断的凝练,达到天人合一之境。

一个高手不仅仅临危不惧,更要有一种洞察危机的惊觉。楚凛风小心翼翼的往前走着,步幅越来越小,拉开了楚怀风。

这里太安静了,连虫鸣鸟叫之声尚且绝迹。这一切显得太过于诡异。

楚怀风忽然喝道:“何人鬼鬼祟祟?给老子滚出来。”

楚凛风猛然间惊觉,只听耳边传来弓弦的颤抖声,两道破空声向着这边发来。他本想提醒一声自己的兄弟,楚怀风发出一声怒喝,道:“冯猎户,你找死!”

一手双箭的绝技,这明显是冯猎户的手笔,此刻不见人,可判断出羽箭发射的方向冲了出去。

“怀风,莫要冲动……”

他本想叫住自己的兄弟,可一股让人心神不安的感觉油然而生,下意识的从原地跳开,本能的从身后抽出巨大的长剑,横扫了出去。

“当!”

两剑交鸣,楚凛风往后退了三步,有些吃惊的看着从天而降的人,脸色阴沉。

“原来是你!”

“可不就是我吗。”岳明生一击不中,暗道可惜。

明明两人之间差了就那么几级而已,没想到楚凛风的力气这般大。岳明生从树上一跃而下借助了重力,加上本身的力量来,就只能将其击退几步。

以前岳明生不能了解,可当他提升到了一阶七级以后明白,往后的实力,那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一级的差距,有着天壤之别。

“一个没落的小畜生,也敢对我堂堂楚家子弟出手?”楚凛风咬牙切齿,道:“明年今时,便是你的忌日。”

岳明生不屑一笑,道:“你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亏你也算是楚家的直系,就不明白家族子弟之间的争斗,不是一时的得意就能一直一帆风顺。”

内心中杀机越发的强烈,岳明生没有表现在表面上,偷眼望去,那边的楚怀风已经被冯猎户给缠住。

从山上不断的滚下石头,还有一些差觉不到的小陷阱。这些东西不致命,可被小陷阱稍微的绊一下,就很有可能被石头砸中,那绝对不是闹着玩的,时不时冯猎户会射出一两支冷箭来,威胁成倍增长。

楚凛风英俊的脸上忽然狰狞的一笑,道:“我明白了,原来冯猎户身后的人是你!”

岳明生没有再解释什么,冯猎户是不是他一伙的,自己明白就好,至于其他人怎么看无所谓。而现在的情况对他很有力,只要拖住楚怀风,楚凛风就不是问题。

“来吧!”岳明生手中长剑一抖,凭空点出两朵剑花,道:“我和你们楚家必须做出一个了解。”

也不待楚凛风回答,岳明生欺身而上,七十二路剑法像是被赋予了灵魂,古怪刁钻,避重就轻,却又招招毙命。一时之间围绕着楚凛风周遭全是岳明生的身影。

楚凛风早就见识过岳明生这套剑法,内心自然不敢小看,可现在他终于明白什么叫做可怕。那种招招抢在前面,逼着自己不断的回防。要不是楚凛风实力明显高过他,巨剑舞动之中带着可怕的破坏力,让岳明生有些忌惮,恐怕已经是手下败将。

越是战斗,楚凛风越感觉憋屈。那种毫不着力的感觉让人抓狂,岳明生的剑招密集,可他挥出的长剑总是碰不到一下,内心之中也很明白,岳明生这是投机取巧,一旦拼上实力,楚凛风有自信只有一招就将岳明生手里的长剑磕飞。

“喝!”

持久不下,楚凛风内心有些急躁,发出一声怒喝,手中长剑有带上了朦胧气息,一股庞大让人恐惧的感觉骤然生气。

岳明生见状也是吃惊,知道这家伙要发全力了,急忙跳开。

“轰!”

长剑夹杂着磅礴的气息一劈而下,地上被无形的气息划出一道清晰可见的沟壑来。

“我当你有多少的本事呢。”楚凛风一击不中耻笑了一声道:“希望你还能避开。”

岳明生冷笑道:“是吗,那我让你见识见识真正的高阶武技。”

越是寖淫这套剑法,岳明生越感觉这套剑法的不俗之处。之前七十二路剑法不断的拆解组合,形成不同的周期,可是后来感觉自己错了,毕竟招式死的,人是活的,一味的领悟招式,也不过是照猫画虎。

这套剑法的精髓是这个世界没有的,一改那种大气磅礴的,劈砍,横扫之外,更多的是

死神修行录  第0033章,动手杀人

,点、拆、刺、引、削。

削和砍看上去差不多,可两者之间有着本质的区别。砍注重的力道,削确实讲究避重就轻。剑法讲究的是轻灵,岳明生逐步的掌握了“引”这个诀窍。

再一次的交手,岳明生一改“引”字诀,用上了“削”两把长剑不断的交集在一起,让楚凛风感觉更郁闷的事情发生了,那种不着力的感觉一下子像是力气全部憋在心里,吐不出来又咽不下去。

“轰轰……!”

楚凛风打的内心急躁,长剑每一次重击之下发出沉重的声音,逼的岳明生不断的后退,可这也让他体力不断的下降。全力以赴之下灵力流失严重,久持不下,已然是败了。

“该我了!”

一番爆发之后,楚凛风气喘吁吁,周身雾气朦胧,灵气躁动。这是拼命的架势,强弩之末,不顾一切的吞噬暴躁的灵气补充体内灵气的消耗。岳明生在此之前有过经历,清楚那种非人的痛楚。

乘着楚凛风动作缓慢,岳明生一番抢攻,打的对方手忙脚乱,一个悴不及防之下,被刺中手腕,长剑脱手而出。

惊骇中楚凛风一脸的难以置信,道:“怎么……会如此?”

“给我死!”岳明生一下子扑了过去,手中长剑向着对方的喉咙刺去。

“你……敢杀我?”

楚凛风一脸的不甘,双目睁得贼大,目瞪口呆,那冰冷的感觉直达咽喉,随即一阵刺痛之后便浑然不觉,身体轰然倒地。

“有什么不敢的?”

这是岳明生第一次直面杀人,内心没有一丝的愧疚不说,还有一些快感。

这是弱肉强食,强者为尊的世界,如果刚才被挑飞长剑的人是自己,那么下场也是这般。

冯猎户那边依旧和楚怀风在纠缠,一个人想要冲上山坡,可冯猎户不愧是历城出名的猎户之后,陷阱层出不穷,一环接着一环,配合着一手让人头疼的箭术,愣是把人拖住。可岳明生知道,楚怀风迟早要上山头,毕竟实力的差距很难以技巧去弥补。

就像他本人,一手剑法压着楚凛风打,也能将其击杀,可是对上林无忧,岳明生只有逃,而且是那种夹着尾巴慌不择路的逃。

“楚怀风,看来你们所谓的楚家也不过如此。”岳明生出言大声喝道,吸引那边的注意。

“什么?”楚怀风已经差不多登上了小峰,猛然间回头看到了一幕让他瞳孔收缩的场景。

岳明生手提长剑,那三尺青峰上不断往下滴着鲜血,面前是楚凛风的尸体。这一幕,让他不由怒吼了出来,道:“畜生,我楚家和你不共戴天,你给我死来。”

话音毕,楚怀风放弃了原来的目标,不顾一切的从半坡冲了下来。那一双被鲜血涨红的双眸,嘴角带着冷酷的笑容,理智显然丢失。

楚凛风多大的能耐,楚怀风自然清楚,岳明生能将其解决其实已经说明了问题,可他这般做出拼命的架势来,无疑是犯了一个最致命的错误。

岳明生只是冷笑的看着,手中长剑依旧垂下指地,他在等!

冯猎户终于露头,站在山坡顶峰手持弓箭看着岳明生,也发现了岳明生的目光看着自己。

冯猎户犹豫了,这是岳明生在给他出选择题,只是他一直没有出手。

“哎!”岳明生最后叹气的摇了摇头,顺手将手里的长剑投了出去,化作一道寒光向着楚怀风蹦腾而去。

“当!”长剑被楚怀风一下挡开,只是发出一声惨叫让那边的冯猎户愣了一下。

岳明生的声音犹若地狱里的恶鬼一样在这里响起,道:“机会只有一次,要么和我站在同一条战线上,至少你不会死。”

“哼,现在你还有和我谈判的资本吗?”

冯猎户也注意到了岳明生那一手可怕的剑术,此刻长剑被抛出去,少了称手的兵器,岳明生的危险无疑是降低了不少,他举起了手中的弓,对准了岳明生。

“有没有资本,这不是你说了算!”

“交出风狐,我会当这里的事情没有发生过。”冯猎户冷声说道。

“如果我说不呢?”

“那我很乐意将你的尸体交给楚家,至于我和他们之间的那点事情,会因为你的尸体而引刃而解。”冯猎户耻笑道。

“啊,我的眼睛,我的眼睛……岳明生,你个畜生,你对我做了什么?”惨绝人寰的叫声中楚怀风猛然间从地上站了起来,他的眼眶上插着两枚缝衣针,胡乱的挥动着长剑,斩断了无数的树木竹子。

“你……对他做了什么?”这也让冯猎户吃惊了一下,他看的清楚那把长剑根本没有刺中楚怀风,可是……

“我有必要将自己的底牌交给你吗?”岳明生缓慢的向前走着,眼神的余光一直没有离开冯猎户。

天津河西圣安医院地址怎么走
天津河西圣安医院的具体地址
天津河西圣安医院具体地址在哪里
天津河西圣安医院官网
天津河西圣安医院好不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