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松江信息网 > 星座

山中夫妻齐盗宝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1:17:58

(一)  初夏,兰山有点噪热,虽绿荫葱葱,可是也是蝉鸣久,燥火旺。  这山顶住着一户人家,男主叫文双全,女主叫舞惬意,兰山很少住人,基本上就只有他们那一户。  “这天非得把人热死不可。”文双全坐在摇椅之上,扇着一把蒲扇慢悠悠地说,他之前是江南有名的才子,那时常常流连于烟花之所,不知为何,遇见了舞惬意之后,整个人就变了,甘愿抛弃那浮华,随舞惬意来到山中隐居山林,过起了樵夫的生活。  “容惬意给你捶捶。”花容月貌闭月羞花国色天香这些词用在她身上都不为过,舞惬意听到自己夫君的抱怨,赶紧过来安慰说。  舞惬意,身份未知,年龄未知,一切都属于神秘的状态,但这女人应该有一点魅力,否则怎么能够把江南才子牢牢绑在身边?  话说这两夫妇正舒服无比地喝着小茶,忽接到一封飞鸽传书,这舞惬意一看,“呀,夫君,”她的一声惊呼惹来了文双全询问的目光。  “今晚我们得行动了。”舞惬意说。  “又有活干了,这次是哪里的。”文双全问。  “这次难度很大,喏,地图他们已经绘好了,我们按照这个出发。”舞惬意把绘画得很详细的地图递过去给他。  “啧啧,感觉美女不少哦,真有所期待。”文双全很是期待地说。  “美男,你还能再贱一点么?”舞惬意白了她一眼。  不过他们两人就是这样,互相取笑,双方倒也不介意。  两人在林荫底下仔细商量着什么,这次的夺宝目标设定在芙蓉岛,此次不止是他们夫妻二人把目光集中在芙蓉岛的夺宝大战之中,还有很多各路英雄好汉,武林豪杰集聚,都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开启宝藏之旅。  自古以来,清高者是有,但是爱财的也不少,就如舞惬意和文双全两人,两夫妻虽然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的,但是还是被那黄金诱惑了去,传闻是这样的,当朝宰相梁羽私自贪污了大批的钱财和秘籍偷运至芙蓉岛。  而不幸的是走漏了风声,为防止被查,梁羽愿意弃这大批的黄金,但是却暗自在芙蓉岛藏得极好,扑朔迷离的事件,引起了武林人士的关注。  于是夫妻俩各自背着个包就下山去了,舞惬意的装扮甚为有趣,她故意粘上一股络腮胡子,在嘴角边点了一颗她宣称是极美的美人痣,头发盘着,然后用围巾层层围住,怎么看都怎么像胡彪大汉,只不过超级白皙的皮肤给她增色了不少,看起来,粗犷中带有几分的秀气。  文双全既没乔装,也没打扮,手拿着一把写有文双全三个大字的扇子,就斯斯文文地下山了。  走之前,他特意地看了一眼舞惬意,摇摇头叹气道:“娘子啊,你这亮瞎眼的装扮,刺激了我。”  舞惬意问:“刺激了你什么?”  “刺激了我寻欢问柳的心。”文双全不紧不慢,一字一句地说。  舞惬意才懒得理他这句话,自顾自地就下山去了,其实舞惬意知道,给他几万个胆子他也是不敢乱来的。  “驾,驾。”声音大而洪亮,一批人正在快马加鞭去往一个小镇,芙蓉镇。  “果然,他们的动作不愧是很快,流沙和姬安。”舞惬意看着那些绝尘而去的人,若有所思地说道。  “芙蓉镇,那我们是不是得先去芙蓉院去打探打探一下消息。”文双全说,依旧是手摇扇子,不紧不慢。  “正好,我还想进去芙蓉院玩一番呢,听说那个叫梁羽的宰相养了个叫小妮的妹子在里面,姐姐我也去看看是什么货色。”舞惬意一脸正经地说道。  旁边的文双全则是一脸黑线的在那,没想到他这老婆还真的当真了。  他们两个人赶到芙蓉镇的时候已经快要接近天黑了,傍晚的火烧云,美得惊心动魄。  “嘿,二位爷要点些什么,本店有上好的酒菜。”一进店里面,小二特别殷勤地跑过来问。  “把店里的好酒好菜全给爷我端上来。”舞惬意真是特别惬意,粗着嗓子的声音让她已经忘了自己是女儿身。  文双全看着她的模样不禁觉得好笑,看来这家伙演戏真的是演上瘾了,他心里面暗自笑道。  “呼”一声,一个黑影如鬼魅般飘飞进客栈,坐下,“呵呵,这种出场好高调,可惜没有漂亮妹子在。”文双全都还未看清楚来人,就打趣说道。  这个时候,舞惬意不服气了,用脚狠狠地踩了他一下,眼神火辣辣地盯着他,分明在说:本姑娘不是美女么?盯得文双全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来人蒙着面,脸上的表情没看清楚,不过,根据目测和全方位多角度的测量之后,确定,是个阴沉的冷面杀手。  只不过,这个时候,不知是谁,突然间放了个特响的屁,众人捂嘴,只见小二立马蹲下道歉说:“各位客官,真不好意思,我实在是被吓着了,没尿出来,但却忍不住放了个屁。”  众人立马哄笑,“赶紧出去,熏着我了。”这个时候,一个化着超浓烟熏妆的,实在不像男人的娘娘腔一脸嫌弃地说。  惹得店小二立马屁滚尿流的跑出去。  饱餐一顿之后,已经到了入夜,街上的人寥寥无几。但你仔细观察,虽然街上少人,但一点都不影响芙蓉院的热闹景象。  舞惬意看了一眼“芙蓉院”牌匾,叹了一口气说:“生平第一次,那么正大光明地进这种地方。”  “走吧,我还等着看那个小妮呢。”文双全说着,就走进去了。  (二)  只是,今晚的芙蓉院怎么这么的诡异和不同寻常?姑娘们个个都很安静,舞惬意定睛一看,原来是号称江湖一哥的无二栏包了场子。  舞台夜中央,身姿多曼妙,舞台上美女纷纷舞得美轮美奂,无二栏时不时满意地叫好,“不过是个草包。”舞惬意有点不屑地说道。  说着,往文双全耳边耳语了一番。  接着,两人便分头行动,文双全觉得,现在风声那么紧,梁羽哪有那么轻易地就让那个叫小妮的随随便便出来,应该是藏着才对。  两人偷偷地潜入芙蓉院的后院,院子里安静得只剩下两人呼吸的声音,“看来要找小妮很难啊,谁知道她在哪里?”文双全说。  他话音刚落,舞惬意就看到了一个婢女从院子走廊里穿过,“有了。”舞惬意刚一说完,纵身一跃,一下子闪过之后,捂住了婢女的嘴,威胁她不要叫喊。  “小妮住在哪个房间。”舞惬意问,这个婢女被突如其来的舞惬意给吓坏了,头脑一阵空白,傻乎乎地就指了最西边那个房间。舞惬意也不管不顾了,直接把她打晕,然后,立马换上婢女的服装,端着一壶热茶,晃晃悠悠地就送茶去了。  而文双全则负责把风。  “小姐,您的茶。”改变了粗犷的风格,这次舞惬意走的是秀声秀气的路线。  不一会儿,门开,舞惬意把茶规规矩矩地端了进去。  不到一盏茶的功夫,房间的灯灭了,不过,奇怪的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文双全在外面等了好久,见里面灯灭且没有什么动静,怕老婆发生什么事情,也赶紧进去看。  话说,文双全要是进去被灭了,可真的也就出不来了。  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黑灯瞎火的房间之内,他也哆哆嗦嗦地摸索着,生怕出现什么事情。  安静,继续安静,不禁让他心情在害怕之外,还多了一份莫名其妙的复杂。  “相公。”突然,一双细腻之手从后面揽住他,吓得文双全一大跳,手中的扇子都差点掉了下来。  “夫人,你太逗了,你想吓死你老公么?”文双全故意冷着脸说。  “哟,相公你还不乐意啊,奴家不是为了要给你一个惊喜么?”舞惬意嘟着嘴说。  西厢,小妮,就这样妥妥地被舞惬意搞定了,据后来,文双全都还未看到小妮一眼,就被舞惬意给拉出去了。  “娘子以何方法搞定美人的?”文双全不解地问。  舞惬意向他吐了吐舌头,搞怪地说:“因为你娘子是女人。”  听到这样的回答,文双全只能无奈地摇摇头。不过,舞惬意确实是在小妮那里得到了一个很重要的线索,在芙蓉镇有个很著名的芙蓉林,里面雾气很大,而且生长着很多种食人草,在多年之前,宰相梁羽就派人修了一条通往芙蓉洞的秘道,据说这个密道就是他手下把宝藏运往芙蓉洞重要通道。  夜已深,他们夫妻两个人走在寂静无人的大街上,突然之间,舞惬意问:“那个手绘的地图里面,有没有关于芙蓉林和芙蓉洞的介绍?”  文双全立马拿出来看,结果,还果真找到了,只不过,他们刚看了一眼,就被一个飞影抢走了。  “谁?”舞惬意喊,此刻的她,那双温柔似水的眼睛,立马变得异常凌厉敏锐。  “哈哈,文舞夫妻,江湖中赫赫有名,我就知道你们肯定会不安分,也来抢夺这次宝藏,我跟踪观察你们好久了。”一个怪声怪气地声音传过来。  “是兔子。”文双全立马就从声音辨别出来了。  兔子,江湖里面赫赫有名的怪盗,行踪极其不稳定,因为他对萝卜特别的中意,而且穿着又特别的女性化,阴柔之气特足,因此江湖称他为“兔子。”  还没等舞惬意回过神来,文双全就说:“娘子,还等什么,追,难道我们两个人还打不过一个兔子。”  这时,舞惬意还挺有闲心和他开玩笑的,大声喊:“小白兔,乖,等着老娘来收拾你。”说着,纵身一跃,夫妻两人的轻功都是极好的。  那个兔子也不是什么好惹的货,既然是怪盗,跑和飞的能力也差不到哪里去,直往芙蓉林方向跑。  但是,还是舞惬意的轻功更胜一筹,直接飞在兔子前面,一把,毫不留情的直踹兔子要害,虽说,兔子平时女性化了一点,但为了满足个人的生理需求,对于这个他还是特别在乎和保护的。  “喂,干嘛踹人家那里。”兔子急红了脸,嚷道。  “没什么,只不过是让你夜里寂寞一点点。”旁边的文双全打趣说道。  “都说小兔子要乖乖听话嘛,看,不听话的下场就是这样咯。”舞惬意丝毫没理踢他哪里,只是往最狠的地方踹罢了。  “快把地图交出来。”文双全厉声喝道。  夜风,也平静,也躁动。  “好吧,技不如人,还给你们了。”兔子见此番情况之下,肯定是打不过他们两个人了,就直接把东西给他们了,不过,眼珠一转,他说:“你们可否让我加入到你们的计划中来?”  “给我们一个对我们有利的理由。”舞惬意毫不考虑地说道。  接着,估计舞惬意很后悔提了这个烂提议。  兔子的回忆就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的出来了,从小到大,从苦到悲,从悲到苦,从男儿阳刚之气到女儿的阴柔,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着宰相梁羽害了他们全家一系列的事,期间,还浪费了舞惬意一张手帕。  这边舞惬意没什么表情的时候,文双全已经是被感动得不行了,也是一把鼻涕一把泪,搞得舞惬意特别鄙视地说:“你们两个这是要闹哪样?”  不过考虑道他们两个人的力量也是实在不够抵抗宰相那么多人,于是,两人再商量一下,就同意了这个兔子一起盗宝。  其实,文双全也是有自己的如意算盘的,这个兔子进来,既可以增强他们的战斗能力,又因为兔子魅力不大,舞惬意看似对他没什么兴趣,对他也没什么威胁性,说真的,他虽然看似花心,但是对舞惬意还是很在乎的。  (三)  三人在芙蓉林,拿着地图商量了很久,制定了详细的计划,只不过,这个时的兔子突然说:“我要去抱着我的兔子一起作战。”  “喂,这都什么时候了,你居然还惦记着你的兔子。”舞惬意白了他一眼说。  这个时候,文双全突然说:“你们听,好像是有脚步声。”说完,三人细细静听,果然是有不少的脚步声,其中还有马蹄声。  芙蓉林里静静的感觉让人心不自觉的发慌,“那声音好像是要往这边来。”兔子说。  三人正在全神贯注地关注着来人的时候,突然间,文双全的后背又被人一拍,这次,不仅把他的扇子从手中拍掉了,也差不多把他的魂给拍掉了。  正当他转过身想要破口大骂的时候,诡异而又令他惊讶的事情发生了。  他身后的舞惬意和兔子,居然,都不见了。  漆黑的夜,安静而沉默的芙蓉林,并没有给他想要的回答。  摸黑前行,说真的,文双全的胆子,不是一般的小,是真的很小,那一刻,他心里的思想活动,很复杂,但在一下子空白之后,他还是恢复了那么一点的镇定。  凌厉的剑,直向他袭来,带着一股旋风和不可抵挡的霸气,一剑一人一袭白衣,月光下,刀影反射的光,刚好照在他脸上,可是,文双全又岂是吃素的,不慌不忙,展开扇子,轻轻挡住,剑锋凌厉,可是,怎么都刺不透他这把特制的扇子。  接着,暗器从扇子齐齐飞出来,纷纷射向来人,可是,来人全部都挡了回去,射在了旁边的树上。  “你是何人,为何暗夜袭击。”文双全问。  “你们私自调查梁羽宰相的东西,我就有权利来管你。”低沉的声音,听不出任何的感情。  文双全快速地回想了一下,从招式再到声音,此人绝对是江湖中人,只是出自于何派,他还没搞清楚。  “我夫人是你拐走的吧,能这么悄无声息,算你厉害。”文双全虽然感受不出来人是何人,但是,风度翩翩的他,气场绝对不输眼前之人,从其风轻云淡的语气就可以看得出。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来人甚是嚣张。 共 10055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男性物理治疗早泄方法有哪些
昆明治疗癫痫好的研究院
癫痫治疗有效的方法有哪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