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松江信息网 > 美食

绿野雪娇传奇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3:52:59

雪娇的俩店面开在村里的十字路口。   雪娇近四十的年龄,身体微微发胖,行动起来并不显得笨拙。   她不爱笑,也许源于她人生后来的经历。   但她做饭菜做的手艺确实令人啧啧叫好,流连忘返,来她店里的大都是回头客。虽然偶尔听到她与客人聊天,也只是询问饭菜口味如何,即使有人成心找茬拉呱,她也都是简单回答,并不多言。   下午,没有了食客,雪娇搬了一个小板凳,坐在阳光里,摘菜,扒蒜。   雪娇看着院子西南角搭建的鸡舍,鸡群在悠闲地叨食、刨土,有的鸡伸长了脖子,从篱笆缝隙里叨着刚刚冒芽的青草、野菜。她出神了,在家里排行老三,每天都是悠然清心,姐姐和哥哥溺爱着,爹妈疼爱着,那时的自己多快乐,什么也不去想。   她一边摘菜一边联想起自己小时候与小伙伴们一起玩耍的情形,每天就是玩掷毽子、跳格子、跳绳等游戏,有了好吃的爹妈、姐哥都紧着自己,她要是没个好脸色,一家人惊呼着非要把她逗乐了,才算过去。   长大后,结婚对象是一个国家公务员。自己干过代课老师,在厂里当过临时工人,最后瞅准了商机,开饭店、商店,整天跟头咕噜忙得不着家。后来,女儿欢子出世了,她就更加忙碌了,一边带孩子,一边忙着俩个店。她家是村里唯一一个先富起来的家庭,不光开上了小轿车。还是第一批在村里买楼的人,他们家成了村里最让别人眼红的人家。     星月轮回,世事无常,丈夫患上了肝病。到了后期,丈夫在病痛中,谩骂、诅咒,借以缓解痛苦,雪娇默默承受着。生活的重担全压在她一个人身上,最后花了很多钱,也没留住丈夫的命。丈夫去世后,她在娘家一连睡了半月,姐姐和妈妈心疼得看着昏沉沉睡觉的她,生怕有个闪失。雪娇看着幼小的欢子,再看看双鬓有些斑白心痛自己的妈妈和姐姐,她咬紧牙关坚强得挺过来了。   或许小时享受了太多的快乐,现在就得一个人扛着家里的一切。欢子还在上学,现在这个饭店、商店,只有失去了依靠的她自己打理。     雪花随着狂风身不由己的胡乱跑着。   夜静静地来了。掌灯时分,屋里的电灯怎么也打不开。坏了。   雪娇自己没换过灯泡,看着孤零零吊在房梁上的坏灯。天马上就要黑了,今晚一个客人也没有。   雪娇开始尝试着换灯泡。她搬过一把椅子上面再放上一个马扎,踩上去,还是够不到灯口的高度,她翘翘脚,踩歪了马扎,摔在地上。那一刻,她窝在冰凉的地上,一点也不想动,除却摔倒带给她的疼痛,还有一种凄楚难过搅在胸口。   只有去求村电工。   村电工老张是一个不苟言笑的中年男人,油光发亮的秃脑门,一双灵活的眼睛总是盯着他关注的一切,给人一种莫名的惧怕感。他随着雪娇来到店里,轻而易举地换好了灯泡。在雪娇双手搬走椅子时,乘机摸了一把她的屁股。雪娇厌恶的瞅了他一眼,没吱声。   老张坏笑着,“以后有什么难事。你尽管说,孤儿寡母的不易。”临走时把一盒最贵的烟装在裤兜,大摇大摆出了门。   这就是生活,无法预知,也无法躲避,只剩下忍气吞声咽下苦涩。     村里的卫生室就坐落在十字街口,卫生室就像一个小型广播站。那些站街头不想干活持家的闲散女人,每日里打扮得花枝招展就像上班一样,按时出现在里面。   无论春夏秋冬,东家长,李家短,这些妇女闲言闲语,她们聊开了没个休止。   俗语寡妇门前是非多,这话一点也不假。   雪娇经过卫生室,听到里面在谈论自己。   “这么年轻就成了寡妇,真可怜。”一个妇女说。   “有什么可怜的,你也是没享受到人家享受的福气,村里还有谁家有车?还有谁家俩店面?就像王宝钏苦守寒窑十八载,但也只有享福十八天,这就是命。人的命,天注定。这都是定数。”   雪娇听出这是丈夫活着时和她来往最密切的朋友阿丽。那时阿丽到自己店里就像到了自个家一样,什么好吃吃什么,什么好用拿什么,都说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短,她怎么可以这样讥笑自己呢?随着这些话传入耳膜,雪娇可以想出阿丽那涂抹得猩红的嘴唇一翕一合,露出那 因为嗑瓜子而有豁口的牙齿,添油加醋讪笑着。     村里接到通知,以前当过民办教师的人,可以优先录取进镇办企业,劳保待遇与国家企业一样,招工后,以前的上班时间也算工龄。  因为雪娇以前当过两年代课老师,这符合规定。雪娇盼着自己可以招工,就不用操心劳力开店了,也会省去人们的议论。   雪娇来到村委会,听完她的话,村长醉眼惺忪地看着站在当屋地下的雪娇,“妹子,要说这是好事,哥心里想着你,不过你要开具证明我才可以上报。”   “学校早取消了,原来的校长去世了,其他在一起共过事的人,也都找不到了,村长你就帮帮忙。”雪娇说出实际情况。   “按照常理呢,你是可以的,但没有人证明开不出介绍信,我也有点犯难啊。”村长的双眼没有离开过她的身子,“妹子,这样吧,我先找班子里的人商量一下。你看今晚,你来,我给你个答复,我看能给你出个证明不?”     傍晚下起了小雨,淅淅沥沥,淋湿了田野,淋湿了农舍,也淋湿了雪娇的心,望着如丝般的蒙蒙小雨,她心思忐忑……   雪娇撑一把花折伞,出现在了村委会门口,她敲敲门,里面一阵慌乱,细细碎碎的声音传出来……   门开了,门缝里挤出了好友阿丽,雪娇回头盯了几眼神色异常的阿丽,觉得有些异常。   村长理了理有些乱蓬蓬的头发,拽拽衣服的领子,“里面请,里面请。”   "我是来听村长的回音的,就不进去了吧?”   “来都来了,干嘛不进来!屋里说,妹子,你走后,我找相关人员开了个小会,领导班子商量了一下你的事,看来有一定难度。我就看你的态度了,只要你态度好,我一定替你把这事拿下。”说着村长挨近了她,并把手付覆盖在雪娇有些冰凉的手上,   “看你冷的,进来我帮你暖和暖和。”村长裹挟着她进了里屋,那把淋湿了的花折伞被乱丢在地上,晃动着,水滴随着转动凌乱的落在地上,汇成了一滩水。   村委会里间屋一张小床上摊放着被子,散乱。   雪娇的目光落在了一只丝袜上,那是一只黑色长筒的丝袜挂在了一只椅子上,丝袜深深扎痛了她的心:村长原来是这样的人。   村长没有注意雪娇的神情,自顾自撒开她的手,开始解衣服。   雪娇看出了村长的意图,她慌不择路,抓起地上的伞,一路狂奔,回到了家里。心还在砰砰乱跳,眼泪模糊了视线,欢子在写作业。仰起小脸看着妈妈:“妈妈,你怎么了?怎么哭了?”   “妈妈没事,孩子好好写作业,写完作业,洗洗睡觉吧。”   雪娇收拾打扫着家里的繁琐杂事,等她忙活好一切,捶着有些酸胀的腰,来到卧室。欢子在床上睡着了,进入了甜美的梦乡,她嘴角微微上弯者,像是在做一个美梦,梦中也许与爸爸团聚了。   因为女儿时常对着她讲自己的梦。   雪娇就从未梦见过死去的丈夫。   雪娇换好睡衣,替女儿掖了掖被角,隔着窗子,看着外面的细雨,梳理着混乱的思绪。   不知何时雨不下了,星星们争先恐后,散布在夜幕上,她感觉睡意袭来,躺在女儿身边睡着了,梦里一家人在阳光下,丈夫伸出双臂搂着她,搂着女儿,在草地上野餐,彩蝶纷飞,花儿绚烂,欢乐,、包围着他们全家,……     几天后,阿丽在雪娇店里请客,祝贺自己终于可以去镇企业上班了,她享受了招工待遇。   看着阿丽一身华服,冒牌小皮包,踩着高跟鞋进了饭店,脸上塞满了无耻的表情,招呼着村长和自己老公。   雪娇脸上没来由的感觉到一阵阵拘泥、发热。看着吆吆喝喝喝酒的人们,她躲进了厨房。     老李是一个货车司机,来回拉长途,都晓得跑长途很辛苦,往返要一个月时间,老婆孩子他都顾不上。   老李推门进了店里,要了一个炒菜,几个馒头。时间不长,冒着热气,散发着诱人香味的饭菜摆在了饭桌上,看着雪娇轻轻弯腰为自己盛了一碗紫菜蛋花汤,老李很感动,自己的老婆都没有如此尽心地伺候过他一餐可心的饭菜,“雪娇……”老李欲言又止,咽下了要说的话。老板娘微微一撇嘴,回厨房继续忙活了。   老李再次进来,按照惯例要了一个菜,几个馒头。   随着俩人越来越熟悉,老李有时喝点酒就和她叨咕,“人要钱有什么用,老婆死了,孩子扔给老人,为了这张嘴,人活着到底为了什么?”有时他会拉着雪娇的手,“嫁给我吧,都是苦命人,我会带你娘俩好的。”   雪娇知道老李有一个男孩,比欢子大一岁,长得虎头虎脑挺招人喜欢,如今孩子妈去世了,没有人管的孩子饥一顿,饱一顿,也怪可怜。  老李有时碰上雪娇换煤气罐,会帮她,而且还不动手动脚惹人烦。他不吸烟,虽说比不上前夫旱涝保收,总比现在一个人拉扯着孩子担惊受怕好。妈妈和姐姐也同意他们组成新家,“老来伴,老来伴,只要人好,勤快,那里还就饿死人了。你以前有钱,那也不是买罪遭吗?,没病没痛,平安就好。孩子听人劝,吃饱饭。”妈妈语重心长泪眼巴巴的劝解她。   雪娇和老李成了一个家,雪娇继续开商店,不再开饭店,老李也不跑长途了,只在附近厂子拉拉货。男孩小超比女孩欢子大一岁,在一起上学,放学,大人省心不少,雪娇家里不再为换灯泡,换煤气而苦恼了。   在冬天,人们都喝茶聊天,打扑克,而老李总是穿着单薄的衣服,出去砍柴,偌大的树干,他就一个人拖了回来,脸上呼呼冒着热气,雪娇在一旁看他劈柴,给他端茶递水。他们一起同甘共苦,日子不算富裕,却也顺风顺水。     十几年过去了,俩个孩子都大了,本来村里人认为这俩孩子会结成新家庭,雪娇和老李也是这样打算。   有一次,老李和儿子在外打工,说起此事,小超吃惊的看着老李:“爸,你们怎么会这样想呢?我一直把欢子当妹妹看,也没有那种想法。”   老李叹口气:“孩子,俩家都不容易,欢子也很懂事,爸爸是觉得知根知底,……”老李的话还没说完,   小超直截了当回绝了:“爸,这是不可能的。”     村里新规定用房基地换楼房,还组团在市里团购一套。   晚饭后,老李和雪娇在拉家常,老李说,“报名吧,俩孩子不偏不倚一人一套。村里的给儿子,市里的给女儿,我们把市里楼房的支付首付,贷款要欢子自己承担。”雪娇觉得这样也挺好,对女儿也是一种交代,感到自己嫁给老李很欣慰:自己没有嫁错人。   雪娇到村委就报了名。市里的楼房还要等一段时间。   村里的换楼房完工,分房。   小超结婚了,一家人都高高兴兴地到小超家参观新房。小超带着媳妇对众人说:“感谢爸妈为我的操劳,我们会孝敬二老,还会对亲妹妹欢子好。希望她也早日嫁个如意郎君,了了俺爸妈的心事。”   欢子大方的回答:“哥,你就放心吧,我争取早日把自己消灭掉,让你们放心。”   大家被欢子的话逗笑了。     几个月后,老李看着身怀有孕的儿媳,喝了点小酒:“雪娇,商量个事?”   “什么事?”   “我最近在打工的地方听人说,现在上学需要户口所在地招生,你看儿媳怀孕了,孙子马上要出世,上学就成了问题。现在的农村英语要从三年级开始,看人家城里,一年级就有,要不把市里的楼给小超,欢子的我们在别处另买,可以吗?”   看着老李, 雪娇没有说话,心中想着:难道利益是一堵冷漠的高墙,再婚夫妻默默站立在彼此的世界里,把双方隔开。心中无有就不要把对方抢占,放手了或许会更适合。     看着太阳慢慢得挪到了西天,天空高且蔚蓝,是那种沁人心脾的感觉。楼房的外墙影射着太阳的光,那聚集在一起的点格外耀眼,刺人眼目,雪娇微眯起眼睛,看着它,就怕它消失,谁又可以阻挡大自然的规律呢,那个光点,慢慢失去了绚丽,变得越来越暗,最后消失跆尽,她闭上眼睛,等着黑夜来临,她知道又要开始痛苦了,因为黑夜里痛感很强烈,浑身酸痛,心里火烧火燎,真想把自己泡在水里,或是潜在冰面之下,来缓解那种灼痛感。   老李既然不把母女放在心上,又何必要如此这样。   雪娇意识到生活有时像春风里柳枝摇曳,弯弯垂下的枝条上缀满了嫩绿芽胞,微风吹动,如烂漫少女裙角翩翩荡着秋千:有时像追逐飞舞在花丛间的蝴蝶,蝴蝶在花间翩翩飞旋,雪娇也跟着飞旋翩翩,弄不好就会撞到带刺的花草上,折了翅膀。   楼房报名截止期限是年二十八。   雪娇心里拿定了主意,把市里的楼房退掉。     年关临近,小超和媳妇俩人看望老李和雪娇。   晚上一家人吃了饭,看着电视,聊着天。小超把雪娇叫进了里间屋,“妈,这是我和媳妇的一点心意,”看着小超拿出的五万元钱,雪娇不知说什么,小超继续说:“让欢子少急心,我现在开挖掘机一月就差不多近一万收入,欢子的新楼,不用担心。”雪娇感动,没想到小超如此通情达理。   “你爸想让你们去住市里的楼,”   “不去,说好了那是给欢子的嫁妆。再说孩子学习好与坏,在那里也好,不论市里,乡镇。妈,你就放心吧。爸那边我已经说好了。”   “可这钱我们不能要,你媳妇生孩子需要钱。”   “妈,你就放心吧,媳妇生孩子,我就挣到了,再说,已经留出余富了,我们都是当家过日子的,还会想不到吗!”   雪娇和小超高兴地从里屋出来,老李对着他们憨笑着,“这才是一家人。”原来儿媳妇已经把事情都给说开了。   看着一家人其乐融融地看着电视、聊着天。雪娇心里暗暗合计:这才像个家的样子,今年过年一定要置办比往年多的年货,要让大家过一个快乐、高兴的新年。 共 4996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男科医院哪好
云南癫痫病专科研究院哪好
癫痫病患者应该多吃醋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