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松江信息网 > 科技

网运分开打通能源发展快车道

发布时间:2019-08-15 20:16:41

  9月1 日,《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正式公布。《意见》提出, 对自然垄断行业,实行以政企分开、政资分开、特许经营、政府监管为主要内容的改革,根据不同行业特点实行运分开、放开竞争性业务,促进公共资源配置市场化 。

  国企改革方案为能源行业体制改革的运分离探索提供了最新的解释。由此,、油气管等领域的竞争性业务将引入竞争,进一步向非国有资本开放。

  《意见》的出台对能源领域肯定是一大利好。能源企业在国有企业中占有很大比重,因此,、油气企业改革在国有企业改革中也占有很大的比重。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告诉《中国电力报》。

  林伯强指出,能源供需大环境的改变,为能源市场改革带来机遇,传统的能源企业需要重新寻找发展模式。而通过能源市场化改革,能促进在能源全产业链上的有效竞争,从而提高能源效率。

  能源领域改革先行先试

  运分开一直是能源领域改革的焦点,新一轮国企改革启动后,业内还在关注配合改革的细则将执行到什么程度。

  以为例,售电侧改革最为关注的问题仍是售电市场的准入和信用体系的搭建。售电侧的门槛除了那张 入场券 之外,还包括了 隐形的市场门槛 ,如售电公司如何建立相对有效的赢利模式,形成核心竞争力。

  媒体评论员李兆清认为,这种 核心竞争力 应当为用户提供 综合能源服务解决方案 ,包括提高用户用电效率、促进清洁能源利用、优化用电模式、保证用户用电安全等等。所以,售电业务放开不是对原有售电市场的重新分割,而是将这个市场 蛋糕 做得更大。在运分开的情况下,会促进售电市场百花齐放。

  实际上,在《意见》出台之前,央企和地方国企的混合所有制改革已经陆续展开,石油、电力等行业的混改正在进行中。

  在央企中率先实践混改的中石化,偏重于下游领域的股权改革以及辅业公司的分拆上市,这两点基本与此次出台的《意见》指导思想相符。

  2014年2月,中石化全体董事审议并一致通过议案,同意在对中石化油品销售业务板块现有资产、负债进行审计评估的基础上进行重组。

  电力行业的混改,也符合《意见》的有关精神,即鼓励非国有资本投资主体通过出资入股、收购股权、认购可转债、股权置换等多种方式,参与国有企业改制重组,或国有控股企业上市公司增资扩股以及企业经营管理。

  管定位侧重公共事业

  对于电与油气管等领域,《意见》的精神主要是,要实行以政企分开、政资分开、特许经营、政府监管为主要内容的改革,根据不同行业特点实行运分开、放开竞争性业务,促进公共资源配置市场化。

  管的拆分在理论上其实并不难,有些国家已经有很好的经验,关键是要做好国企改革和体制改革的配套。 林伯强告诉《中国电力报》。

  管住中间,放开两头 这一新电改思路也被移植到油气改革中。伴随着拟议中的油气改革方案,中石油、中石化在今年的年中业绩发布会期间均提及油气体制改革。

  同时,国家发展改革委和国家能源局都把油气管开放、公平接入作为监管工作要点。2014年2月1 日发布的《油气管设施公平开放监管办法(试行)》强调油气管运营企业应按照一定要求,无歧视地对第三方开放其油气管设施输送、储存、气化、液化和压缩等相关服务。

  能源市场混改障碍待解

  《意见》的出台为能源领域改革指明了方向,比如,作为《意见》分类中的商业类国企,石油、电等企业同时又分属 关系国家安全、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 ,以及 自然垄断行业 。对此类企业的混改,《意见》提出,应 向非国有资本推出符合产业政策、有利于转型升级的项目 。

  以油气管与电为例,两者均具有自然垄断属性,是不适宜重复建设的准公共服务设施,由国家制定管输价格和价,严格控制其运营收益;同时,油气管和电均是关系国家能源安全的重要战略性资产。

  由于缺乏底层市场机制改革的配套,社会资本尤其民营资本的地位反而日趋边缘化。要真正落实混改,尚需行业管制基础上的产业开放以及产权的自由流转。对此,专家有自己的看法。

  收益的不确定性将是阻碍民间资本进入这些领域的关键因素。 林伯强认为,在能源定价机制方面政府干预太多,市场化程度不高让投资收益变得不确定。在国企垄断的大环境下,如何能做到不影响市场竞争,是顺利推行的关键。

  林伯强说,从现有的能源行业上市公司来说,收益普遍不高,股价都很低,说明其赢利能力很差,如果要引入社会资本,这样的收益水平不可能有吸引力。

  因此,业内专家指出,要想让混合所有制在能源、电力等领域健康运行,在政策设计层面依然存在较大的完善空间。

2017年东莞社区C轮企业
滴滴写实:快车业务增长乏力进军海外市场谋求新的增长引擎
石药集团孙聚民:传统药企的创新之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